学术论文

      从考古材料看汉代深港社会

      摘要:
      汉代,对深圳、香港的历史来说是古老而遥远的事情.在历史古籍中,记载汉代的历史非常稀少.所以,人们对这一时期的地方历史是陌生的,知道的仅是一鳞半爪.《汉书·地理志》南海郡条载:"番禺,尉佗都.有盐官."近时长沙走马楼出土大量三国吴时简册,亦记载吴国领地属下有"东官"之地名①.据考证在汉代深港地区是个重要的产盐区域,番禺盐官曾设于今深圳的南头,与粤西的苍梧郡高要盐官遥遥相对.至三国吴甘露二年(266)仍承汉盐官之制置司盐都尉②,筑"芜城"为司盐都尉垒③.洪诒孙《三国职官表》也云:吴永安七年(264)置广州,统郡六,其中有南海、高凉等,并置有司盐校尉④.其地名"东官",源于"盐官"之名.东晋咸和六年(331)分南海郡立东官郡⑤,郡名东官,仍沿汉、吴盐官之名.深港地区许多汉代墓葬、文化层及遗物的发现,应归功于考古调查和考古发掘.汉代文物的发现又弥补了古代文献记载的不足,帮助我们解决不少历史的疑难问题.
      作者: 彭全民
      刊 名: 南方文物
      Journal: RELICS FROM SOUTH
      年,卷(期): 2001, (2)
      分类号: K87
      机标分类号: K85 K87
      在线出版日期: 2005年1月13日